哒哒

running in the sky (2) 哈德

第二章

哈利简直要把文件盯出一个洞来了,他翻着侦察人员送过来的各种情报和之前案件麻瓜医院送过来的尸检报告,文件旁边放着来自最开始进入现场的禁止滥用魔法司的一位部员的记忆,他已经在冥想盆里观察着个记忆好几遍了,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哈利升了升懒腰,升长因为坐太久而发麻的腿,望着大窗外面飘着雨的街道,哈利喝了口杯子里面仅剩的一小口温热咖啡。

他现在正坐在他喜欢的咖啡店里,他拖了张沙发在咖啡店角落,这个角落挨着咖啡店巨大的玻璃墙,他在这里转头就可以看到街对面典型的欧式建筑和那家格格不入的破败女装店——魔法部的入口之一。

他喜欢在这里工作,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写报告看报告,而不用每几分钟遍被以“不好意思走错了”为借口的人打扰。虽然大战已经过了8年了,他救世主的名头不仅没有因时光磨损而被人们遗忘,反而作为故事被各家传颂,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每年魔法部的新人都以“今天我见到波特先生了!!”“今天波特先生和我说话了!!”为耀。

甚至有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子给他寄情书,直言不违的说想和他这位已婚人士有个浪漫的夜晚,当然也有男生给他各种暗示虽然人数远远少于女生。

所以大部分时间他更愿意躲进这家没人认识他的麻瓜咖啡店,一个小小的忽略咒便可以换的一个下午的安静时光。

这个咖啡厅事实上真的很适合他,他想。在壁炉暖洋洋的烘烤中,哈利把松软的枕头垫在脖子后中准备打一个盹,就在他快要划进梦乡的时候。

韦斯莱闯进了咖啡店,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火红的头发被外面的大风吹的东倒西歪,全咖啡厅的人都盯着这位突然进来的男人。哈利呻吟了一声,对着罗恩招手示意他往这边走。

“hey,刚才马尔福把报告猫头鹰过来了”罗恩把印有圣芒戈标志的信摔在桌子上,“简直不敢相信,我今天去敏那里拿报告的时候,她居然说我们和苏格兰场差不多!和麻瓜警察差不多!!”他把自己摔进哈利旁边的沙发义愤填膺的甩着他的手臂。

“现在局势很好嘛,又不和前几年一样天天都是追捕黑巫师。”哈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仔细的游览着德拉科的尸检报告。

“那也不和麻瓜一样啊!我们可是奋勇奋战和那些天天吃甜甜圈无所事事的麻瓜不一样!!”

哈利含糊的应了几声,他可不想代替赫敏和罗恩争执。

马尔福给的报告十分详尽,事实上他先当了解傲罗们想知道哪些内容。他在被傲罗指挥部“挖墙脚”之前就已经和傲罗打了很久的交道了。

马尔福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人们对黑巫师特别是食死徒还十分的不满,说实话他们没有联名上书解雇马尔福就算好了。那个时候马尔福的就诊室没有一个人愿意进去,就算其他就诊室外面已经排到对角巷街上去了也没人愿意接受前食死徒的治疗。

你说为什么马尔福这样都还没被解雇?因为他娘的他魔药天赋属性点被点满了,事实上圣芒戈战后百分之七八十的药剂都是他改良和制作的。

圣芒戈的院长既不想放弃这尊发财树又不想浪费他的治疗师天赋,就把之前让其他治疗师头疼的傲罗丢了进来。其实,也不能怪他,并不是其他治疗师嫌弃傲罗,但是傲罗经常满身是难治的伤,随便插队还吵吵闹闹,经常一个人受伤全队人都要挤在医务室陪着,简直是格兰芬多分院,其他治疗师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最后只能等他们走后含泪清理满地的糖盒和彩带。

后来院长干脆大手一挥专门创了一个傲罗就诊室,把圣芒戈的两个大麻烦丢在一起让他们互相厮杀。

“案子很棘手吗?”冷静下来的罗恩总算想起了这件案子也有他的一份。

“是啊,几乎没有什么线索,关于那个死掉的巫师的身份到现在都还没有查出来”哈利取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兄弟,我和国际魔法合作司联系了,叫他们核查最近进入英国的巫师,说不定那边会有消息。”罗恩拍了拍哈利的肩安慰道。

和罗恩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总是像感觉回到霍格沃兹的公共休息室,那时候他们经常被赫敏提着耳朵逼着写作业,多亏赫敏的暴政,他们俩才能在上课前踩线完成作业。

但是暴政后的后果就是,每当这俩哥们单独工作的时候就十分容易陷入摸鱼状态。

“实在是没思路就只能定成疑案了。”罗恩抓着头发悻悻的说。

其实进入和平年代后的悬案反而变多了,不像战后那几年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谁是凶手,最困难的部分就是接下来的抓捕游戏。

而现在,大部分案件反而变成了找犯人难,抓犯人容易。

“说起来我觉得比起我来说敏反而更适合这个工作,真的,我觉得我该回去专心带孩子”话一说完,罗恩就把自己逗笑了。

“那你就等着你妈把你从家里拽出来扔在赫敏脚边让你哭着把儿媳妇求回来。”哈利打趣到,想到罗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着赫敏道歉,哈利不由得笑出声来。

罗恩对哈利翻了个白眼,帮着收拾桌子上散落的文件,“哈利,兄弟,你已经被傲罗部门除名了,今天就收拾收拾东西滚吧!”

可能是梅林都悲痛于他们的无所事事,大方的给他们甩了个大案子下来

在哈利把那份案件送进档案室没几个星期,接二连三的相同事件随着冬天的雪花一起散落到英国各个角落。

 哈利急急的冲进案发现场,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起事件了,“怎么样?”

德拉科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撩到耳朵后面,脸色凝重的从尸体旁站起来。“一样,巫师,没有明显外伤,无定期服用魔药,内部无大出血及瘀伤,死前身体状况良好,无器官问题,死后大脑活跃,魔力被抽干。”

很明显,同样的事件,只是最近几次的受害者并不再是身份不明。哈利看着伏在尸体上的女人,说实话只要案子牵扯到家属,案子紧急程度要往上面跳几十个度。

哈利已经可以预想到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了,连续杀人案这样的事情在媒体眼中就是一块滴着油的肥肉。凶恶的案件再加上对家属采访的渲染,这宗案子真的会闹得整个巫师界鸡犬不宁。

他并不是不为这为哭泣不已的女士感到伤心,但是想着自己圣诞节前请假休息的计划泡汤了还是有些心痛,他本来打算圣诞节前请年假带着孩子们——詹姆斯和阿不斯——去旅游的,如果金妮也能对普德米尔联队(英国联盟最古老的球队)请到一个假期的话,他们可以一家人出去旅游。

他和金妮最近很少能呆在一起,特别是在最近球赛和工作都很忙的时候,而且他们也缺少精力时间去带两个精力十足的小孩子,每天早上哈利去上班的时候都会把他们送到他们莫利奶奶那里去,晚上又把他俩接回来。

事实上莫利已经抱怨过太多次他们俩的教育方式,说他们在孩子们身上花的时间太少了。

当哈利安慰完接近崩溃的家属并再三向她保证他们会找到凶手后,他快步走出案发现场,今天轮到他去接孩子们回家了。

马尔福铂金色的头发在灰暗的巷子里非常显眼,他没有戴帽子,雪花散落在他的发间。他的脸在寒风中冻得微微发红,原本十分柔和的画面被他灰蓝色的眼睛破坏了,他的眼睛十分冷漠,无神的盯着路灯的柱子。

哈利马上到反移形换影咒的边缘了,或许他能不惊动马尔福,悄悄的移形换影。

“波特”哈利抽魔仗的手生生停住。

“马尔福,你就不能自己走吗?”哈利翻了个白眼,但是还是转身往马尔福的方向走去。

“从这里到圣芒戈有两个小时路程”马尔福抬抬下巴,露出一个假笑“是你们带我来的,当让是你们送我回去。”

哈利呻吟一声,为什么这个混蛋求人做事都能说的这么傲慢。他眼光瞟过在旁边站岗的禁止滥用魔法品司的部员,看起来他们可没有帮忙的好心,马尔福在这里等的时间也不短了——从他头上沾着的雪花来看。

看来整个魔法部只有傲罗指挥部不排斥前食死徒,哈利带着马尔福移形换影时讽刺的想。

评论(5)
热度(33)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