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Running in the sky (1) 哈德


设定:大战结束后8年,两人均结婚生子,战争过后魔法界蒸蒸日上,对食死徒的仇恨没那么严重。

哈利(25)与金妮结婚,有两只小波特出没,詹姆斯(5)和阿不思(3)

德拉科(25)与阿斯托利亚结婚,有着儿子斯科皮(3)

哈利傲罗设定,德拉科圣芒戈医生设定。

注意事项:婚外情注意,少量孙时代(只会提及人物,不会扩写剧情),可能会涉及少量违法行为描写,大量私设,请轻拍。

 
据那场被巫师界津津乐道的大战已经过了8年之久。

大战之后整个巫师界从最开始荒凉破败的情况快速恢复到现在其乐融融的欢乐气氛,少不了赫敏格兰杰,不对现在是赫敏韦斯莱,这位被称为最智慧的女巫的功劳。

她在上任了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后颁布了大量的法律来传递平等思想,总之现在的魔法界也可以用人人平等来形容了,麻瓜种和纯血统不说抱团走但也至少可以安安静静的共处一室。

“但是,到目前为止赫敏韦斯莱小姐也没有忘记发展她的家养小精灵平等计划”预言家日报如是说,哈利从魔法部走出来,手里卷着一份有着赫敏激昂发表家养小精灵解放演讲照片的预言家日报。

今天的伦敦依旧是老样子,黑色的乌云暗沉的压在大本钟上,狂风呼啸着吹过街角带走秋天所剩无几的温暖,路过的麻瓜都拉紧大衣形色匆匆的赶着路,压根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在破败女装店外的黑发男人。

哈利紧了紧身上的巫师袍,反手把预言家日报抄进袍子口袋,口袋边缘堪堪遮住那张会动的照片。

又一股寒风吹来,哈利不禁打了个寒颤,暗暗的给自己施加了个保温咒,缓步走向魔法部出口对面的咖啡店。

哈利最近迷上了这家咖啡店,并不是说这家店的咖啡有多好喝,这从它店面里寥寥无几的几人便能看出,但是对比部门里用魔法粗糙冲调的速溶咖啡,咖啡豆飘来的香味对哈利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除此之外这家店的装饰也让哈利感到无比的舒服,淡褐色的墙纸、温暖的壁炉、随意放着的松软沙发、可拉动小型桌子,对于哈利来说简直是写报告最佳场所。

哈利跨进咖啡店时,老板抬头对他笑了笑,她已经习惯这位老是穿着长袍的怪先生了“波特先生,还是老样子吗?”“是的,劳驾再加一杯黑咖啡,打包,谢谢。”哈利取下脖子上厚厚的围巾,迈到电子壁炉前烤火取暖。

“今天有我亲手做的三明治,波特先生要来一份吗?”咖啡店的女主人边问边把一大把咖啡豆塞进咖啡机里,哈利想了想马上要去的案发现场,他可不觉得马尔福会在工作后好心邀请他去吃饭,“那来两份三明治,打包谢谢。”

当哈利端着两杯咖啡和三明治移形幻影到案发现场的时候,禁止滥用魔法司的部员已经把案发现场围了起来

看着形色匆匆走过却不往这边注意的麻瓜,哈利拍了拍新入部的部员的肩膀,“做得好,分两拨人轮流值班,不要忘记补增忽略咒。”年轻小伙子挺起胸站的更直,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听到救世主的夸奖,“先生,马尔福先生已经先进去检查伤患和尸体了。”哈利点点头,打量起他即将要进入的案发现场.

这是一座老式普通的麻瓜住房,外部褐色的砖块上有着岁月留下的黑色痕迹,防火急救梯子被人重重的扯下丢在了发霉垃圾桶旁,“房子里还要其他麻瓜吗?”哈利问道。“是的先生,这是一栋公寓,但是其他房间的麻瓜已经施好一忘皆空和混淆视听了。”“反移形幻影?”“已经施加了,先生。”哈利点点头,从有些破败的入口进入。

虽然从外面都已经看出这栋公寓情况不好,但也没想到糟糕到这种地步,白色的石膏从墙上大片大片的脱落露出里面灰色暗淡的石灰,没有电梯,只有一个狭隘的楼梯,楼梯的金属扶手已经被腐蚀得差不多了。

哈利打开了107房门也就是今天的案发现场,一开门他就知道在这个房间里得不到什么信息了。房间大约有50个平方,空间不大但采光很好,一张巨大的雕花窗户正对着大街,但是这个房子却空空如也,只有几张皮质沙发胡乱的堆在房间中间,沙发下散落着无数的酒瓶还有烟蒂,几个尸体斜斜的靠在沙发旁。

马尔福正拿着魔杖细细的检查着尸体,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和一条灰色的羊毛裤子,衬衫扣子不出预料的扣到了最上面一颗,圣芒戈医院的标志印在他左胸的口袋上。哈利递过黑咖啡“嘿,马尔福,怎么样了?”

马尔福在战后成为了一名圣芒戈医生,他还记得当时他和罗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笑得差点从酒吧椅子上摔下去,“你相信吗?马尔福那个小混蛋居然会成为一个医生”罗恩笑得几乎整个人都要贴在酒吧吧台上了“想想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蛋拿着糖哄小孩喝止咳魔药”哈利想象着那条斯莱特林毒蛇拿着糖果被一个熊孩子用魔药糊一脸的场面,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

他带着恶意的和罗恩举杯庆祝他们的校友开始累成狗的医生生活“祝马尔福!”他们俩对着对方挤挤眼睛“成为一名医生!梅林保佑那个混蛋不在第二天就屁颠屁颠的滚回去当他的家主!”

然而,事实上哈利不得不承认马尔福医术高超,连傲罗指挥部都聘请他来协助案件。于是,在这里,在他的主场上,他偶尔不得不和马尔福短暂的合作,像这样,听着他刻薄的嘴巴里挤出的尸检报告。

“波特!”马尔福咬牙切齿的看着身前明显走神的傲罗“我不得不提醒伟大的救世主!我今天已经在医院工作一天了,然而就在可怜的我要下班回家时,你们紧急呼叫我过来”他抬起他的下巴往尸体处点了点,“检查这一堆可怜虫,而现在你还忽视我的报告!?”

哈利看着德拉科灰蓝色眼睛中的怒火,不由得想他这位老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着糟糕性格。

“我没有走神,我是在观察现场好吗?”德拉科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明显的嗤笑,但明智的选择继续说下去“现场一共有6具尸体,5名麻瓜1名巫师,我检查了巫师的尸体,男,没有明显外伤,无定期服用魔药,初步判断身体年龄20岁,无血缘魔法,初步判断是混血或者麻瓜种,内部无大出血及瘀伤,死前身体状况良好,无器官问题。”德拉科说完顿了顿“我建议你排除阿瓦达,虽然是突然死亡。但是,他的大脑在死后还异常活跃,而且他的魔力全部被抽干了。初步界定是魔力枯竭而死,死亡时间1天。”

“那那些麻瓜呢?”哈利问道,眼睛停留在那具巫师尸体上,躺在地上的男巫虽然半个脸被挤压在地上,仍然可以看出他生前长的俊俏,黑色的稍长头发盖在脸颊旁边,他身上没有穿长袍而是穿着麻瓜年轻人穿的潮牌T恤和皮裤。

德拉科啜饮着他的咖啡,百般无聊的靠在一个沙发上“麻瓜不归我管,波特。我说过很多遍麻瓜和巫师身体结构不一样,我无法检查麻瓜的尸体!”

波特有些烦操的皱着眉头,他一直觉得马尔福就是在找借口不去为麻瓜检查尸体,该死的对麻瓜的偏见。“有什么不同?”他有些嘲讽的开口“是巫师多长了根魔杖吗?马尔福”铂金贵族挑了挑眉,没继续接话,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撞在波特的枪口上。

哈利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小心的查看有没有被漏掉的细节,“我不用你尸检他们,马尔福,劳驾你看看他们有没有中某种魔药。话说,马尔福你看到了他的魔杖吗?”马尔福翻了个白眼,还是挥起魔杖检查起麻瓜的尸体“没有,你是不是忘了我只是过来检查巫师尸体的,我又不是那个红毛,我可不想协助你调查。”

哈利耸耸肩,观察起屋子里的其他地方,一副空空的相框悬挂在沙发后面,还有些没开的威士忌堆在相框下的桌子上。哈利走进想看看那里有没有多用的信息,说不定他能在桌子里发现一些线索,他刚绕过沙发便看见了沙发背后那湿乎乎的一大坨……避孕套,哈利不禁有些扶额,感情这还不仅仅是个喝酒party!他拉开桌子抽屉毫不意外的看见里面空无一物。

“波特!”马尔福的声音有些困惑“这个麻瓜中过夺魂咒。”“什么?”“他中过夺魂咒!为什么你们的报告之前没有写?”“你们之前是怎么发现案发现场的?难道不是不可饶恕咒警报?”“不是,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波动!”马尔福不可置信的看着哈利“难道你们傲罗称夺魂咒是一个小小的魔法波动?”哈利有些抓狂的把额前的头发往后抓“不是,一小时前有部里的人检测到有麻瓜受到了魔咒,移形幻影到这里来之后却发现了尸体,然后这件事才落到了傲罗手里!如果是不可饶恕咒的话警报完全不同!”

马尔福有些嫌恶的怂怂鼻子,据哈利观察这个习惯在他还在霍格沃兹就有了“不管怎样,波特,这是你的工作,现在我的工作已经做完了,详细的手写报告我明天给你,祝你好运!”说完马尔福便急匆匆的拿起外套想离开这里,“马尔福?你还要去工作吗?”哈利有些不确定的问。

马尔福理好袍子的前襟,对着哈利翻了个白眼“是啊,他们已经穷到了连前食死徒都要压榨的地步了,现在还有一个患者等着我回去给他挤隆。简直不把医生当人看!”哈利看着前面嘟嘟囔囔把整个魔法部的亲戚都问候一遍的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听马尔福用言语讽刺其他人时,他有时候觉得马尔福这个人还是有些幽默细胞的。

评论
热度(48)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