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暖流与赎罪 10

第十章

砂隐村村子的围墙在一片沙漠中显得十分高耸,佐助心里面估算了一下,大约比木叶围墙高两倍左右。围墙是用黄土做的,看起来十分厚实和安全,土黄色的围墙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褐色,那是几十年忍村抗衡所留下的,忍者的血。

在围墙的中央,有一扇巨大的铁门,那是砂隐村的入口。入口已经排起了队,两个砂隐村的忍者正在检查进出人口的身份。

佐助脸黑了下来,他自从他开始当叛忍起入村从没登记过,都是非法入侵,要么直接打昏守卫要么从结界中开个洞进去,方便爽快,而现在居然要让他排队。

佐助叹了口气,任命的走向队伍后方。

还好现在是和平时期,检查的速度十分快或者是说检查非常水,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登记和问答而已。

没过多久就轮到了他,

“名字?国家?来砂隐村的原因?”

“水月,漩涡水月。火之国,……是来旅游的”

“好的,请把兜帽摘下来。”

守卫看着前面黑发青年相貌平平的面孔,想这个男子本来还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子,就是被左脸那个划过左眼的刀疤给毁了。

守卫愣了愣,低下头在名字下化了个勾。

就当佐助松了口气,抬脚准备走人的时候,那个守卫把佐助叫住了。

被发现了吗?佐助暗暗地想

“村子东边有个叫安捷的老人家,医术十分了得,小伙子你可以去看看你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左眼,对佐助笑了一下,便转向下一个进门的人。

佐助抬了抬眉毛,摸着那张幻术形成的脸,对着那位忍者的背影道了声谢。

经过那位忍者的提醒,他才想到确实外面排队的人大部分都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是带伤的人,佐助讽刺的一笑,还真是活久见,那个砂隐村也会出名医,嘛,只要不要影响我找住宿就行。

而事实显然没有遂佐助的意,当第三家客栈告诉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的时候,他头上暴起青筋都要实体化了。

外面的温度高的惊人,豆大的汗珠顺着兜帽下的脸往下淌,佐助抹掉眼前的汗水,愤愤的想,在他妈的找不到旅馆他就直接现出真身,至少风影还可以出来管管他的住宿。

多半是连砂隐村都不想惹到这位刹神,

当他推开第四家旅馆的门时,终于如愿以偿的住进了房间。

他把风扇打开,成大字形的仰躺在床上,放空大脑,闭眼休息。

他才滑入梦乡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啪啪啪”的敲窗户。

佐助眼睛都没睁开,翻过身背对着窗户继续睡。

敲窗户的人也锲而不舍,不停的敲着,佐助也是铁了心的不搭理外面敲窗的人。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外面的声音还持续。

实在是被烦的睡不着,他不耐烦的转头,看到窗子外面趴着一只巨型……青蛙!?

外面的温度快要把这只青蛙热晕了,他带蹼的前脚毫无章法的拼命敲着窗户,鼓起的眼睛翻着白眼。

佐助不禁扶额,那个吊尾车的,最好是有什么事情找他。

待佐助慢悠悠的起身给那只可怜的青蛙开窗的时候,那只青蛙已经两腿抽搐,连进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叹了口气,佐助伸出一只手,修长的手臂抱住从右边环住这只可怜鬼把他放在地板上。

看着一边在地上喘着粗气,一边献宝似的把鸣人写的信递给他,佐助挑起唇角,这只橙色的青蛙简直和某人一模一样。

佐助伸手把信件从青蛙手中拿出,然后拆开信,坐在床上开始读鸣人的信。

他快速的看完第一页,还是和原来一样字丑,信也还是那么没营养,几乎都说的什么木叶又开了什么新的店子,一乐拉面又出了什么新口味。

正当佐助手嘴并用着翻开第二页信纸时,他发现那只青蛙还蹲在地板上,他挑挑眉“你可以走了,回信我会让鹰给送回去的。”

那只青蛙听到佐助在和他说话,开心的蹦跶着在原地转了个圈,“呱呱呱呱呱呱!!”

“哈?”青蛙语?

看来那只青蛙还没大到会说人话,青蛙又在原地跳了一圈,看见佐助没有动作,他刷的一声跳到佐助的脚下,直起前脚搭在佐助的膝盖上。

佐助叹了口气,把信放在床上,“你想要干什么?”

“呱呱,呱呱股,呱呱呱呱呱呱!”

“听不懂,说人话”

“呱呱呱呱呱”青蛙精神一下萎靡下去,仿佛在说他不会说人话。

他不会就这样跟一个青蛙耗一下午吧?

青蛙很快就振作起来,他把抬起的头低下,把头顶露给佐助,“呱呱呱呱”

佐助脸黑了下来,他知道这只青蛙在做什么了,他在索吻,一个额头吻。

“没有,快滚”

青蛙抬起它大大的头,两眼湿漉漉的向小狗一样看着佐助,“呱呱呱呱”(可是鸣人每次都给了我额头吻)

“没有,快滚,我不哄小孩”

青蛙悻悻然的把前爪收回,蹲在地上哀怨的看着佐助。

“你可以走了,我一会儿叫鹰送回信。”

还想说几句的青蛙在佐助的瞪视中吓得抖了抖,含着泪花在一片烟雾中消失了。

佐助揉揉额头,他得叫鸣人下次送信换只青蛙,顺带还得批评一下他的教育方式。

评论(1)
热度(14)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