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暖流与赎罪(原著向) 9

第九章

佐助已经在沙漠中走了三天了。

从来没发现这个沙漠原来有那么大,佐助抹去脸上的汗,抽出水壶喝了一口水。

不管再怎么有节制的喝水,三天,总归是太长了,水壶里只剩几口水了。

不用查克拉加持根本走不出这个沙漠。

巨大的太阳霸占着整个天空,阳光像岩浆一样炙热,热风卷起的沙子混着热气不停的往鼻子、口舌中钻。

佐助把斗篷拉得更紧,把整张脸都严严实实的裹在里面,回忆起他作死的缘由。

当时,看见他对朝圣表现出了一点点兴趣,那个老人便一边说“还真是有缘人”一边拉着他说了半天关于朝圣的事情。

他也没拒绝,就着饭团,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权当打发时间了。

虽说有些话唠,但还好那老头子不粘人,待他和衣睡下时,那个老头子便乐呵乐呵的去朝圣了。

事情到这里还很正常,不正常的在后面。

当他早上起来收拾好东西,准备运起查克拉赶路时。

他眼前浮现出那老头苍蓝色的眼睛
“许多人认为朝圣是对上帝的敬仰,其实不是,它并不是对宗教的皈依,更像是……自我救赎”

莫名的,他收起了查克拉。……反正,他也不赶时间。

而现在他在沙漠中,咒骂起当时自己的决定,炙热的太阳把周围的一切都烤化了,空气在太阳的炙烤下都变成了热气,所有的东西都看起来歪歪扭扭的。

已经热的整个人都不清醒了,脚步是机械的,踏出一步另一步再紧接着跟上,再一直重复下去。

他想到了波之国,那里虽然小,却是他去过的最舒服的国家。
那里一年四季温度都不怎么变化,都是在一个适宜的温度,那里的海很美,他和水月曾在那里逗留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很闲,他花了大把时间来看海,看日出日落。
特别是落日的余辉,当它落在桥上时,桥很美,鸣人大桥很美。

周围的热气仿佛也变成了波之国早上的薄雾,然后幻化为白的身影。

和白的战斗虽然是九死一生,但比起他成年后大大小小的战斗,那场战斗可谓时轻如鸿毛。
可是,他现在忍不住的回想那一场战斗,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所谓的甘于奉献的人,可他几乎是急切的不顾自己的保护鸣人,最后还差点把自己赔进去。

是因为喜欢他?不不不,他很清楚自己是在波之国之后才开始注意和喜欢鸣人的。

仿佛是为了躲避现在炙热的环境,他的大脑开始沉入回忆。

他第一次见到鸣人是在伊鲁卡的班上,他印象最深的便是他那双湖蓝色的眼睛,那颜色和宇智波家族旁的湖一模一样。
最重要的是,他透过那双透亮的眼睛发现了孤独,那孤独像是水草一般盘踞在他的眼底,和他一样的……孤独。

就当他观察着那双眼睛的时候,那双眼睛的主人也发现了他,一束光打进了湖底,同一个词在两人心中炸开:同类!!

比起鸣人对于同类的接近,佐助的选择是回避。

他不喜欢和鸣人接近,他太了解他,看见他就像透过镜子看自己一般。

他知道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后面的情感,
知道他拉扯开的笑脸背后的空洞,
知道他微微发光眼睛背后的羡慕,
就连通过他金发划过的弧度不同,他都知道他今天心情如何。

但他们是相同的,他们内心都有一个空洞,只不过一个是从未被填满,另一个是填充物被扯出后形成的。

该说是造化弄人还是命中注定,他们被分进同一个小组,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然后他们相互救了对方的命。

当再不斩对着白泪流满面的时候,他和卡卡西站得很远,那种感情对于他们两都太刺眼。

他记不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使得再不斩如此失态。

但他记得他问了卡卡西一个问题“再不斩对白……是爱情吗?”

“为什么这么问?”

“他们两个都是男生。”

他现在回想起,发现那几乎是卡卡西和他最严肃的对话。

“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这三种爱虽然形式不一样,但……那句我爱你是相同的。”

他一直觉得卡卡西是个强者,借用他人的话说,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天才。
而现在看着他隔着护额摩挲着那只眼睛,他感觉悲伤从他体内钻出,向毯子一样裹住眼前悲伤的男人,他第一次感觉与男人的距离如此的近,原来……也是同类。

“给你那只眼的宇智波,是恋人吗?”

男人摩挲眼睛的手垂了下来,“……不是,是挚友,比恋人还珍贵的挚友。”

宇智波佐助倒出最后一滴水,走向终于出现的砂隐村,

他暗暗地想,那次谈话多半成了他的爱情启蒙。

评论
热度(14)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