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暖流与赎罪 5

前篇请戳头像 

这一章可能并不太接之前剧情,这张是因为昨天是宁次生日,而提前的剧情。不能算是纪念宁次,但还是
希望他的精神可以改变他想保护的妹妹。
所以观众姥爷们,写得不好请轻拍

第五章 

 

漩涡鸣人躺在床上,这是佐助离开的第三个晚上。

自从知道佐助离开时那个晚上起,他已经连续四个晚上失眠了。

第一个晚上是在火影楼急切的等待纲手制作手臂,倒没怎么想佐助那个混蛋。

而后的三个晚上,他不住的想佐助,想念他的面容,想念他的语气,想念他的那个别扭的拥抱。我是怎么了的哇哟?

“混蛋佐助,你给我滚出我的脑子的哇哟!!”

他抑制不住的思考他对佐助到底是什么情感?和对鹿丸、牙他们不同,和对小樱不同,对……雏田的也不是这个。

那个佐助,那个佐助的哇哟。

“卧槽草草草!!佐助你个……混蛋!”

那个混蛋肯定从来没有关心过他是怎么想的!

他一边碎碎骂着佐助,一边翻了个身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今天,漩涡鸣人也在对佐助的碎碎念中失眠了。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是谁这么早敲门的的哇哟”

鸣人顶着一个乱鸡窝头,挂着两个眼袋,一个鲤鱼打挺起床开门。

“雏,雏田?”

害羞的白眼少女诺诺的站在他的门前,黑色的头发不像原来一样披散开,而是在头顶挽起。她也没有穿平常的忍者服,而是穿了一件素色的和服。嗯,更显得胸涌澎湃。少女害羞的点起手指,眼神游离在鸣人脖子以下的地方。

“鸣,鸣人君。今天,今天我要,要去给宁次哥上香”少女飞快的扫了一眼鸣人的脸,脸红的更厉害了。“我想,想鸣人君,应该也会想去给宁次哥上香,所以,所以……想来问问……问问鸣人君愿意……愿意……和……我……一起”

鸣人的思绪一下回到了四战,回到了那个为了保护同伴和妹妹而献出自己生命的男人身上,那个在和佐助打架时仿佛在默默鼓励自己的男人。

也是,他回来后还没有给宁次上过香。

“那雏田你等我一下的哇哟,我马上去洗漱,换衣服!”鸣人猛地冲回屋里,开始在卧室里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鸣,鸣人君。不用那么慌,时,时间还很早”可惜少女的声音传不进风风火火的少年耳中。

 

墓地一直都是一个压抑的地方,就算木叶的墓地建在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那阳光照在墓地中也是惨淡的,定时的清扫仿佛也带不走地上的尘埃。祭祀的花朵散发的也不是花朵的清香,而是一种淡淡的怨气。

鸣人和雏田站在宁次的墓前,鸣人放下还沾有露水的白菊花。

鸣人轻轻的推了推雏田,轻柔的问“雏田,要说点什么吗?”

“……宁次哥”少女白眼中慢慢积起泪水,“我以后会认真的活下去的,会坚强,会勇敢。带着宁次哥的那一份,然后”她紧了紧拳头“然后,宁次哥,我会当上家族族长的,就算父亲看不起我,就算我很懦弱,我也会当上家族族长的。……到那时,便再也没有,再也没有咒印,再也没有……所谓的分家。”

泪水顺着少女的脸颊留下,重重的砸在地下。

这真是个非雏田风格的发言,鸣人突然意识到,那个一直在他背后诺诺的望着他的小女生,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小孩了。宁次的死给她带来了不少的冲击,甚至把她带上了一条之前从来不会想的路,得到父亲认可,和花火抢夺继承权,然后成为族长。

鸣人伸出手握住少女颤抖的手,安静的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少女。

阳光照射在他们紧握的手上,一瞬间阳光突然从暗淡变得明亮温暖。

那是,希望的颜色和温度,是对未来的憧憬。

 

“鸣人君,送到这里就可以了,鸣人君的家……在另外一边吧。”

“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到你家的哇哟”前方的男人转头,对着少女笑了笑。

雏田抬头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空,确实有一点晚了,明明只是和鸣人君一起扫了墓,吃了一乐拉面而已,和鸣人君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太快了。

天空中的星星仿佛也深有同感的闪了闪。

今天天空比往常要美丽许多,无数的星星悬挂在天空上,把点点滴滴的光融成淡淡的亮光,不像阳光那样灿烂,也不像月亮那么冷漠。

好像,小樱借给她的漫画中,男主人公也是在这么漂亮的夜空下给女主人公告白的。

现在?是告白的好时机吗?

雏田烧红了脸,顿了顿脚,看着鸣人的背影。他灿烂的金发在夜晚也发出温暖的光芒,橘色的运动服在晚风的吹拂下划出温柔的弧度。

就,就是现在!

“鸣……鸣人君!”

“嗯?”

“鸣人君,我,我喜欢你!”

“……诶?诶!!”

少年错愕的样子和漫天星辉一起倒映在少女眼中,

她想,她这一辈子都会记住这个场景的。

评论
热度(12)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