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暖流与赎罪 4

前篇请戳头像

第四章

漩涡鸣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照耀在他灿金的头发上。

他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今天真是个好天气的哇哟”。确实今天是个好天气,蔚蓝的天空飘着几丝白云,灿烂的阳光温和的融化在通往木叶大门的路上。树叶随着风发出簌簌的声音,时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和河流的流水声。

“佐助那个家伙还选了个好日子出门的哇哟。”

当昨天漩涡鸣人听小樱说佐助要离开独自旅行时,他的内心除了震惊还有些发酸,佐助那个家伙,我弄了那么久才把他劝回村。

说真的,这几天躺在床上养伤时,鸣人一直在幻想佐助回来后第七班一起执行任务的样子,想象佐助调笑着说他“吊尾车”时的表情,莫名的情绪渲染着他,即使被小樱和纲手架在床上不许乱动也没法破坏他的好心情。

然而,突然这个美梦被小樱不对是佐助的一句轻飘飘的“我要出门独自旅行”给打碎了。

那个佐助,那个佐助的哇哟。都不知道考虑考虑同伴怎么想的。算了,本大爷亲自去问问他。

他今天早早的起床,走到村门口便远远看见小樱他们站在木叶大门口等着佐助。看着小樱憋着泪和卡卡西说话的样子,不知怎么,他内心有些微微发酸。佐助那个家伙,小樱等了他那么久,居然就这样走了。

他冲卡卡西摆了摆手,便跳出大门,他走了一段距离,停下来看了看缩小版的木叶大门,叹了口气,便躲在了路旁大树的阴影下。

他不想在卡卡西和小樱面前和佐助谈话或者告别。就是不想,想一想他要当着其他人的面问佐助为什么离开或者其他什么的,他就感觉鸡皮疙瘩和羞涩感爬满了全身。

所以他选择在这里等,嘛,还可以看看风景。

昨晚的失眠和阳光的双重作用下,鸣人的眼睛开始打架,“这个佐助,那么慢的哇哟。”

“吊尾车的?”一声不带疑惑的疑问句从前面缓缓走来的黑发青年嘴中发出。

“佐助,你怎么这么慢的哇哟,怎么?早上睡过头了?”鸣人望着佐助大笑着说。

“你以为谁都和你这种吊尾车的一样。”

“你说谁呢,混蛋佐助,才回来就要走。也不知道打一声招呼,是不是小樱不和我说你就打算这样一声不吭的走掉的哇哟。”

“小樱会告诉你的。”

“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的哇哟?害怕我拦住你,还是说怎么?见色忘友,哼,当时还说,回来的时候来一场兄弟间的谈话的哇哟,你就”

“我今天早上去了你家,你不在。”佐助无奈的打断他,再不插话,他今天就没法走了

“……诶?诶!”鸣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吊尾车的,你不可能把我拦住就是为了给我抱怨这些的吧。”佐助卷起嘴角,视线瞄过鸣人空空的右边袖子。“听说,你的手有办法解决?”

“对对,纲手婆婆说用一代的细胞的哇哟,反正之类的东西。对了,佐助。我给你带了个礼物。”鸣人神秘的眨眨眼,从身后拿出一个长条形状的包裹。

“不可能是拉面吧”来自宇智波佐助的吐槽。

“怎么可能的哇哟!佐助你个混蛋是怎么想的!”

“我倒是觉得对象是你很正常。”

看鸣人还想争嘴,佐助马上说“所以?这是什么?”

鸣人哼了哼,自豪感满满的说“咳咳,现在就让你大开眼界的说。”

鸣人小心的拆开包裹,里面躺着一只手,一只左手。

“这是我昨天晚上去求纲手婆婆加班做出来的的哇哟,纲手婆婆还打了我好几下,嘛,最后还是赶在今天早上完工了的哇哟,纲手婆婆已经把所以的都弄好了,佐助你只要把断口接上,然后释放查克拉就可以接上了的哇哟,是不是很牛啊?”

佐助完全不知道鸣人再说什么,从看见那只手臂时他大脑便一片空白。

鸣人为他求了一个手臂?他知道纲手是绝对不会答应为他做手臂的,而现在静静躺着一个手臂,那个吊尾车死缠烂打着纲手为他求了多少次情。

他目光从手臂上抬到鸣人脸上,看着鸣人闪闪发亮的眼睛和一副邀功般的表情,快乐混合着燥热蔓延到他的脸上。

他拉开一个宠溺笑容“你这个吊尾车的”

鸣人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鼻子,“佐助是我的好兄弟的哇哟,做这些是因该的嘛”是好兄弟吗?他心里清楚他为佐助求情的时候的心情是不一样的,与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心情,但是那种心情是什么?

“但是,手臂先放在你这里,下次,我回来的时候再来取。”

“……诶?诶!为什么?”

“鸣人,我这场旅行不仅仅是一场旅行。更是一场赎罪,我想到处看看周围的世界,也想还清我的罪孽,而这只手”他抬起右手摸了摸左袖口,认真的说,“也是我的赎罪之一”

“可是,佐助,佐助你并没有……”

“我的确做了很多……坏事,我杀了很多人,甚至是你和小樱,我也伤害很多人。所以,我想去独自旅行,去好好思考,好好寻找一下所谓的生命的意义,去感受,去了解,去赎罪,也为了以后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说罢,他抬起右手点了点鸣人的额头,“鸣人,下次吧,谢谢你一直等我”

最后的最后,这场告别没有佐助预想的潇洒结尾,而是以鸣人的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佐助别扭的回抱结尾了。

评论(6)
热度(20)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