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

暖流与赎罪 2

看 第一章 请戳头像 

 

第二章

宇智波佐助站在宇智波家族的回廊中,日式拉门上宇智波的族徽十分显眼。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幻术?
宇智波一族独有的写轮眼在他眼中旋转着显现出来。就在万花筒马上呈现的一刻,回廊动了。
佐助冷哼一声,反手抽出草雉剑。
万花筒盯着拉门上方慢慢沁出的血,最开始血只是粘稠的一道一道往下流,但顷刻间所有拉门都被染成红色。

“嘭”一只手打穿拉门向佐助抓来,刀光一过,那只手已经躺在一堆血水中。
佐助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只还在蠕动的手,抬脚踩了上去。
他细细观察这只手,这只手手腕内侧有烫伤,和他妈妈手上一模一样的烫伤。
佐助猛地向后跳去,冷汗从他头上冒出,一阵阵内疚和恶心感从胃中蹿出掐着他的脖子。
就在佐助发怔的同时,一条条手打穿拉门伸向他,爸爸的手,哥哥的手,雷影的手,宇智波族人的手,被他杀死的人的手……所有的手一起伸向他。
佐助的冷汗沁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
他拼命的向前跑,草雉剑在身旁不停的舞动,留下一大片手和血水。他的衣服被抓住,头发被拉扯,草雉剑被抓扯。
他今天会死在这里,伴随着恶心和痛苦,他知道他要解脱了。
用他的命去偿还死去的宇智波一族的命,
偿还对哥哥的误解,
偿还他杀死的连脸他都记不住的人的命。
他慢慢的闭合双眼,准备在这一摊血手血水中走向他的终点“地狱”。
就在这时,鸣人的右手,猛地蹿出抓住他的喉咙,带着致人死地的迅猛和决然。
佐助怔怔的看着那只手,那只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在鸣人身上的手。
猛然,他意识到鸣人再也无法结印了,
他剥夺了鸣人最重要的东西,
使鸣人变成了一个不会忍术的忍者。
一阵巨大的冲击和绝望袭向他。

“嘭”的一声他从床上跳起,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他的身上。
佐助虚了虚眼,长期的戒备使他快速的打量起这个房间。
巨大的落地窗,墙角的植物,洁白的窗帘墙壁还有被子。
这里是医院,还是高级病房。
写轮眼一扫,嘛,果然门口两个暗部,窗外三个。
佐助收回写轮眼,过度使用查克拉的疲软感还有手臂传来的痛感逼使他再次躺下。
这时,他才发现他的衣服全湿透了。他在光着上半身睡觉和黏糊糊的睡下中犹豫了半秒。
正当他把衣服拖过头顶时,房门被敲响了。

评论
热度(18)
©哒哒
Powered by LOFTER